当前位置: 百年建筑网> 百年频道>新闻资讯>名人名言>正文

工地孔乙己

分享到:
评论

鲁镇的工地格局,是跟别处都差不多的,以房建项目为主,楼层做到了二十多层,都安装了电梯,随时可以上下,做工的人,傍晚散了工,就可以回到宿舍,泡泡热茶泡泡脚。倘若肯花一点钱,就可以买点饮料花生米,但这些工人,多是农民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

我从两年前开始,便在鲁镇工地上做安全,主任说,我性格太弱,怕叫不动工地的工人,就在办公室做点资料罢。外面的工人们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夹杂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管理的人来了,才用心干着活,在这严格的监督下,要他们注意安全措施也很为难,主任又说我确实不适合这事,便让我认真做资料工作先学习了。

我从此便整天在办公室里,专管我的职务,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主任是一个严格的人,工人也很“皮”难讲通,教人活泼不得,只有孔乙己上工地了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孔乙己是做工却不爱带安全帽的唯一一人。他身材瘦小,满脸沧桑,一头乱蓬蓬的油发。虽然是工人,可是就不爱带安全帽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的“你晓得个锤子”。孔乙己一回到宿舍,别的工友们便看着他笑,“孔乙己,今天又被领导训了?”他不回答,对食堂说来瓶冰水,便故意将安全帽搁在桌上,其他工友又故意高声笑他“你一定又是没有带好安全帽!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:“你晓得个锤子……”工友们说:“我今天亲眼看到你没带安全帽,被领导训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凸起,争辩道:“忘了,忘了!忘了能算有意不戴么?”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。

听别人背地里谈论,孔乙己原来是读过一点书的,但终于没有进学校,又不会做生意,幸好有一手技术,便到工地上做工,可惜他又有一样的坏毛病,便是不听劝,不注重安全,总是经常受点小伤,之后便会乖乖做好几天安全措施,但时间一长,又开始懒做。

有一天,大约是快到中秋的两三天,主任正在慢慢做现场记录,忽然说“孔乙己好像有几天没来了,我还特地想盯着他,两节要到了,安全要紧呢!”我才发现他的确几天没来了,一个工友说“他怎么会来?他磕到头了。”他仍旧是懒,这一回又是没有戴安全帽,偷偷上工地,弯腰捡扳手时候头磕到钢架枝上,破了点皮见了血,工头让他回去养几天。主任便不再过问,想着回来定要找他算账。

两节过后,秋风慢慢凉了起来,我正低头坐着资料,忽然听得一个声音,“来一瓶水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,站起来一看,那孔乙己便在食堂坑口坐着,脸上黑还瘦,更显沧桑,主任也出来说:“孔乙己么?你安全帽什么时候戴好?”孔乙己很颓唐地仰面回答“这……下回带,下回带。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主任不要再提。此时路过几个工友,便都笑了。孔乙己接过水,便在旁人的说笑中,慢慢走回宿舍了。

自此以后,又长时间没见到孔乙己了,到了年底,主任拿出花名册说:“这孔乙己,什么时候才晓得安全。”到了第二年复工,又说“孔乙己啥时候才晓得安全。”

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他,大约孔乙己的确受伤了。


资讯编辑:陈双双 18251838867
资讯监督:汪华 021-26093067

为你推荐